與新中國擦肩而過的黃競武

作者:趙賓    來源:北碚區    點擊數:    更新時間: 2019-3-15

與新中國擦肩而過的黃競武

趙賓

我們每一回走過北京天安門,望見高高的人民英雄紀念碑,想起千千萬萬為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而犧牲生命者之間有一個是你。

                                                                 ——黃炎培

每當翻開史料中黃競武的這張照片,捧讀著黃任老為次子黃競武在照片寫的這段話,使人無比懷念與新中國擦肩而過的黃競武。

黃競武(1903—1949),原名敬武,字敬和,愛國民主人士,革命烈士。1941年中國民主政團同盟建成后,黃競武任總部組織委員會委員和國外關系委員會委員,聯絡海內外人士開展抗日民主運動。國共和談時曾一度任周總理的翻譯。抗日戰爭勝利后回滬,擔任中央銀行稽核,加入民主建國會。1948年冬,黃競武被推為上海民建常務干事,開展秘密活動,日夜收集蔣介石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中國農民銀行、中央信托局、郵政儲金匯業局四行兩局的金融情報。19494月,上海臨近解放,國民黨政府妄圖盜運中央銀行金庫財物去臺灣。黃競武為保護即將歸于人民之財物,組織公眾罷工抗運。之后積極配合中國共產黨地下組織對國民黨湯恩伯駐浦東某部進行策反,同時為竭力保護民建組織不遭破壞,把全體會員名冊及重要文件轉移到安全處。512日,黃競武被國民黨政府國防部保密局特務逮捕,在獄中受盡酷刑,忠貞不屈,嚴守機密,于518日凌晨被秘密活埋殺害,與上海解放只相差八天,與新中國擦肩而過

 

讀書識大義 秉直傳家風

黃競武從小就受到黃炎培民主思想的影響,“幼承庭訓,耿直有父風,讀書能識大義”。1916年,在川沙的小學畢業后,考入北京清華學校。

在清華期間,黃競武學習成績出類拔萃,適逢五四運動,他和羅隆基等大多數同學一樣,上街游行,呼喊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1924年清華大學畢業后,公費赴美留學入哈佛大學攻讀經濟學。

1929年,黃競武獲碩士學位回國,在上海鹽務稽核所任會計。在任職期間,恰逢他的美國老師葛利佛被聘請來中國指導和幫助建立鹽務會計制度,競武隨同老師考察了全國鹽務,協助老師對全國的鹽務會計制度進行改革,為完善鹽務會計制度并使其走上正規化作出了貢獻。

1931年起,黃競武分別在揚州、蚌埠、青口、沅陵等地負責地方鹽務稽核,大膽改革當地鹽務舊規陋習、整肅機關,取得了成效。

據黃大能撰寫的紀念黃競武的文章可知,黃競武在工作中潔身自好,抵制誘惑,堅持原則,在基層為民眾做實事。在蚌埠鹽務所時,有一奸商以為黃競武年輕可以利用,用金錢賄賂,希望與其合污舞弊,被他斷然拒絕,“拒與奸商合污舞弊”竟被停職,后被貶往偏僻地區青口任職。

青口交通閉塞,社會治安混亂,經常有強盜出沒。黃競武接近群眾,依靠百姓,創立了青口至板浦的班車制度,改善了交通,社會風氣也大為改觀,深得鄉親的擁戴。

 

國患憂天下 英勇為民主

日本侵略和時局惡化使他憂慮國家安危,黃競武痛感國民黨的無能。他在給胞弟大能的信中寫道:“我們常常感覺應如何為國出正當的力量,也許我們努力不夠,而大半仍為政府不能利用人才,或養而不用,或用而不重用,使懷才者無所發展。我常感因政治之組織不良,效率低微,實缺乏立國之條件。此次戰爭完全靠窮苦之老百姓,而一部分執政者竟居以為功,豈非笑話……中國這種腐化的政治繼續下去,內戰是不可避免的,但內戰老百姓又如何忍受得起呢!”

黃競武之子黃孟復文載:黃競武“痛政治頹敗,人民陷于水火”,“研討人民革命之理念甚捻”,開始閱讀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等文章,積極參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大后方的抗日民主運動。

當國民黨的反共反民主活動日趨猖狂時,黃競武激憤不已:“國民黨反動派嚴禁民主黨派活動,目的是想分化、鎮壓民主力量,孤立中共,這是萬萬辦不到的。”斗爭的實踐使他認識到,只有跟著共產黨,中國才有希望。

家國情懷是對國家和人民的深情大愛。黃競武勇敢地投入到爭民主、反內戰的地下斗爭中去。他常常告誡同事們:“我們不能坐等解放軍來,我們要做配合工作,不讓那些官僚資本轉移。我們要保存國家財產。如果解放的是一座空空的上海城,怎么養活600萬人口?我們要團結工商界朋友,使他們組織起來,準備為新中國服務。”

 

危難顯身手 熱血寫春秋

194710月,國民黨政府宣布民盟為非法組織。隨之大肆搜捕革命黨人,白色恐怖日益嚴重,民建會也被迫轉入地下活動,黃競武臨危受命為民建會上海臨時干事會常務干事,主持組織工作,以銀行稽核的身份,團結爭取金融界、工商界人士,對國民黨政府展開頑強的斗爭。

19494月,人民解放軍逼近上海,解放指日可待。24日,黃炎培在北平通過電臺對上海人民廣播,呼吁上海人民配合人民解放軍,迎接解放。此時,國民黨加緊鎮壓愛國人士。黃競武子扮父樣幫助父親脫險離開上海北上后,處境十分困難和危險,許多同仁勸他也趕快離開上海。

黃競武說:“父親行前把民建的工作都交給了我,而我是民建負責組織的常務干事,眼前有大堆工作要做。如果我們一個個都離去,共產黨來時解放的是一個上海空城怎么辦?”

決不能因個人安危而使工作陷于停頓。越是緊要關頭,越要堅守崗位。黃競武為預防萬一,把民建的組織名冊和各項重要文件及時轉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然后,他仍照常辦公,并把辦公室作為秘密聯絡地點,以革命為重,臨危不懼,仍留在上海堅持工作。

為迎接上海解放,在中共地下組織的指導下,黃競武利用社會關系,對國民黨個別軍官進行策反,收集四行二局的情報,并參與金融界、新聞界揭露國民黨政府偷運黃金美鈔去臺灣的內幕。

512日上午,黃競武剛走進中央銀行4404辦公室,就被早已埋伏在四周的國民黨保密局的特務綁架,蒙上眼睛,押上警備車帶走,從此不知下落。

國民黨反動派鎮壓革命志士,多人被丟進黃浦江喂魚。518日深夜,黃競武在遭特務審訊時,受盡酷刑,堅貞不屈,沒有泄露一絲機密,被活埋遇害,時年46歲。

上海一解放,在解放軍幫助下,民建會發動大家到處尋找。62日在南市南車站路190號原國防部保密局舊址,掘得黃競武的遺骸,尸體口目洞穿,手足殘斷,指甲俱脫,慘不忍睹。

匪黨殺人慘絕人寰,愛國志士被活埋。”63日《大公報》報道。

64日,上海黨政領導陳毅等唁電悼念。黃競武忠骸公葬于川沙烈士陵園。

新中國成立后,上海市人民政府追認黃競武為革命烈士。胡厥文提議,在川沙塑黃競武為革烈士紀念碑,時任民建上海市委主委盛丕華為之題寫了墓碑。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來、上海市長陳毅致電親屬悼念慰問。

尚丁在紀念黃競武的文章中寫道壯哉黃競武烈士,為民主、為新中國而奮斗。不屈不撓,可歌可泣,他的死,重于泰山,永垂青史!

黃炎培著書《懷念吾兒競武》:“競武死了,倘然他預知死后八天,上海六百萬市民便得解放,全中國四萬萬七千萬人民將先后都得解放,競武!你雖死得慘也可以安心的了!”

 

參考文獻:

劉宜慶:《百年風雅》讀書能識大義的黃競武

黃孟復:永遠懷念父親黃競武

趙賓:《民建先賢與中共赤膽忠心的故事》

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黃競武


上一條: [ 老家的八大變化 ]
后一條: [ 參加“新會員之家”學習小記 ]

[打印] [關閉] [頂部]